毕业

因为太想表达,所以,这篇文章,我断断续续写了几个月之久。

到今天反而有些释然,再次打开草稿,希望这次可以完成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上一篇文章题目是《下一站启程》,这其实是我的一个小暗示。

早在年初的时候,就已经决定离开上海,只是没有想到后来会走的那么匆忙。

匆忙的事情多少都会有些缺憾。

离别之前,我很想和大家再喝一次酒,说点心里话。

 

好多时候,我总是把这次离开上海,想象成4年前的大学毕业。

因为美好的事情都很类似。

都有那么一群包容我的朋友、陪我游戏、陪我吃喝;

都有很多时间和地点被锁定成无法割舍的记忆;

都是我最珍惜最活力最自由最坦荡的不可再回头的时光。

都是没能在最后离别的时刻,按捺住自己廉价的泪水。

都是有一些没能画圆的缺憾。

 

时光是个狠毒的家伙。

它一旦拉你离开,你就永远都无法再回来。

只能在午夜时分,放着让空气更加安静的音乐,独自从平静的某个深黑处回味一些模糊的瞬间。

不想煽情,只是因为太怀念太怀念,却又不能再重现。

 

2008年10月8日,我到达上海,2个多月的难忘桂花香。

2008年12月24日,我来到公司,近3年的一群傻孩子。

2011年7月5号,我匆忙的离开上海。

当晚,北京那连漆黑也无法掩盖的灰霾告诉我,从今起,你将不会再盼望周一的到来。

你生命中那个重要的段落已经停止,你要在这里认识新的朋友,你将开始一段新的生活。

新生活的绝大部分时间里,你和从前的朋友只能通过虚拟的网络保持所谓的联系。

你们的现实生活,其实是割裂的。

我害怕这种割裂。

 

似乎人越成长,时光便流逝的越迅速。

转眼间,近半年已经过去。

这半年,陆续听到大家离开公司的消息,心里反倒越来越淡然。

只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一份开心的工作,然后健康、快乐、自由。

但悲观的我知道,这也只能是美好的奢求和祝愿而已。

那就祝愿你们永远坚强吧!

 

lightroom

 

  • Trackback 关闭
  • 评论 (2)
    • 苗小苗
    • 2012 年 1 月 18 日 18:38:06 6:38下午

    照片中的人还有几人在~
    桌上足球的房间再无人进去
    桌面落满灰尘

      • ray
      • 2012 年 1 月 19 日 14:16:59 2:16下午

      照片上至少一半人都已经离开了,剩下一半的一半应该也快离开了。
      桌足的高手们都不在了,即便有人进去玩,桌足也会感觉寂寞的,哈哈。

return top